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 军事评论 / 正文

美国实验室可能利用日731部队的实验成果

2021-09-19 09:52:11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中国历史学家吴恩远向卫星通讯社表示,美国生物实验室,包括一些目前在俄中边境运作的实验室,可能利用二战期间研发测试细菌武器的日本731部队的成果。

2、

中国历史学家:美国实验室可能利用日本731部队的实验成果

武汉大学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和中亚研究所原所长、中国历史学家吴恩远向卫星通讯社表示,美国生物实验室,包括一些目前在俄中边境运作的实验室,可能利用二战期间研发测试细菌武器的日本731部队的成果。

周六是九一八事变爆发90周年。1931年9月18日,日军在南满铁路制造挑衅,被东京用作关东军入侵中国东北的借口。许多中国历史学家认为,这一天应被视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开端。

吴恩远参加了9月6日至7日在哈巴罗夫斯克举行的“哈巴罗夫斯克审判:历史教训和当代挑战”国际科学实践论坛。正是在 1949年12月25日至30日进行的哈巴罗夫斯克审判期间,得知了日本军国主义作为德国盟友对苏联发动战争的险恶计划,世界第一次了解到正在酝酿之中的细菌战。1945年8月,在远东战役中,红军的快速进攻避免了这场细菌战的发生。

吴恩远说:“我在哈巴罗夫斯克论坛上的讲话中提到:那些年,美国人拿走了日本731部队研制细菌武器的所有资料。”据他介绍,这些资料被送到美国德特里克堡基地,那里时至今日仍是五角大楼主要生物实验室的所在地,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受邀在那里担任“高级顾问,负责在炭疽孢子和其他病原体基础上研发细菌武器”。

这位历史学家补充道:“因此可以肯定地说,德特里克堡的研究使用了石井四郎的资料。”

吴恩远指出,美国现在在世界各地约有200个这样的基地,例如德特里克堡,其中一些位于中俄边境。

历史学家补充说:“哈巴罗夫斯克论坛上公布了关于731部队罪行的数据,从历史连续性的角度来看,这些基地与731部队之间的联系令人怀疑。”

731部队不仅进行了鼠疫菌的感染实验,还进行了炭疽、霍乱、伤寒等微生物的感染实验。大多数感染者痛苦而死。那些康复的人重新接受测试,最终也被杀死。他们还从活人身上切下内脏,看看感染如何传播到全身。日本军方还对人进行了其他不可避免致人死亡的不人道实验。

据731部队人员回忆,在其存在期间约有3000人——中国人、韩国人、俄罗斯人——在实验室内被杀害,接受了残酷的实验。另据估计,死亡人数高达一万人。

1945年8月关东军战败(苏联红军做出了主要贡献)后,美国立即成立了一个特别小组,在日本搜寻掌握科学技术信息的人(就像美国人在纳粹德国战败后所做的一样)。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和北野政次均在这一小组中。美国为他们和其他罪犯提供庇护,以换取非人道的实验成果。华盛顿曾一再拒绝莫斯科引渡石井和其他罪犯在苏联受审的请求。后来石井在日本和美国都工作过,1959年病死在日本。

1946年至1948年举行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东京审判)谴责了日军的反和平罪行,但与纽伦堡审判不同的是,它掩饰了日军的反人类罪行,从而使以石井为首的一系列细菌武器研发人员逃过审判。

只有在1949年12月25日至30日举行的哈巴罗夫斯克审判才真正从法律上为二战划上句号,使纽伦堡原则取得了胜利——一系列直接参与研发、测试和使用细菌武器的日本战犯被定罪。

今年4月,俄罗斯安全会议秘书尼古拉·帕特鲁舍夫在接受《生意人报》采访时指出,越来越多受美国控制的生物实验室在世界范围内,尤其是俄中边境迅速蔓延。帕特鲁舍夫指出,有充分理由相信这些实验室正在研发生物武器。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