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 军迷说 / 正文

彭萨科拉枪声:复杂的国际学员与美军侮辱性绰号

2019-12-13 09:17:49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12月6日,美国彭萨科拉海军航空站当天发生一起枪击事件,在美受训学员、沙特皇家空军少尉穆罕默德·赛义德·沙姆拉尼(Mohammed Saeed Alshamrani)在袭击中,用9mm的格洛克手枪打死3名美国军人,打伤8人。

彭萨科拉枪声的背后:来源复杂的国际学员与美军侮辱性绰号传统

12月6日,美国彭萨科拉海军航空站当天发生一起枪击事件,在美受训学员、沙特皇家空军少尉穆罕默德·赛义德·沙姆拉尼(Mohammed Saeed Alshamrani)在袭击中,用9mm的格洛克手枪打死3名美国军人,打伤8人。

这是本月发生在美国军营的第二起枪击案,12月4日,一名美国海军水手在夏威夷珍珠港海军造船厂内开枪打死2名平民雇员,打伤1人,随后开枪自杀。鉴于彭萨科拉枪击案的凶手是沙特军人,且性质恶劣,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8日表示,这起袭击将列为恐怖袭击并展开调查,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组织声称对袭击负责。美国官方翻出了沙姆拉尼在社交媒体的极端言论。沙姆拉尼在社交媒体上指责“决策者、政治人物、说客和大公司是美国外交政策中最大的受益者”。

留着阿拉伯式八字胡的沙姆拉尼

据美方调查,在枪击案发生前几天,沙姆拉尼还去了一趟纽约,到过该市洛克菲勒中心等地,当局认为他有可能是在踩点,寻找作案地点。沙姆拉尼在上周早些时候还曾举办了一场小型聚会,邀请其他3名学生一起观看了大规模枪击事件的视频。就在沙姆拉尼作案时,那3名学生中的1人就在案发现场外录制视频,而另外2人坐在汽车里看着他行凶。FBI表示,他们正在调查彭萨科拉枪击案是否为“独狼式”袭击。一名美国官员透露,目前已经有10名沙特学员被扣押在彭萨科拉海军航空站内,接受相关调查。

沙特学员受到极端思想影响,进而在美国搞恐怖袭击,还曾试图怂恿自己的同学,这个逻辑链看似很合理,但随着进一步的消息披露,却逐渐站不住脚。据外媒曝料,沙姆拉尼于2017年8月开始在美国接受训练,并计划于2020年8月完成训练。沙姆拉尼最初在得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市的拉克兰空军基地(Lackland Air Force Base)进修英语,随后曾返回到沙特休假,今年二月抵达彭萨科拉海军航空站接受飞行训练。沙姆拉尼在美国的受训经历并不顺利,早在今年年初,他就向基地有关部门投诉其教官对其进行人身攻击。

沙姆拉尼指控教学的美军教官对他使用了侮辱性的外号,让他“非常愤怒”。一位名詹姆斯·戴(James Day)的教官在上课时,给沙姆拉尼起了个侮辱性绰号,他讽刺沙姆拉尼留着的浓密八字胡是色情演员常见的胡子风格。据称,这名美军教官在询问沙姆拉尼是否有任何不懂的问题时,将其称呼为“色情小胡子”,在听到沙姆拉尼的反对时,还笑着追问:“什么?你以前没见过色情明星吗?”当时除了沙姆拉尼以外,还有十余名学员在场。沙姆拉尼没有搭理美军教官的黄色笑话,这让后者不得不悻悻然提前结束了授课。

在沙姆拉尼投诉后,负责为美国海军提供服务的“特拉华资源集团”(CAE)曾提出要涉事教官詹姆斯·戴向他当面道歉以平息冲突(詹姆斯·戴是CAE雇员,并非美国海军现役军官),但沙姆拉尼拒绝了这一提议,官司一直打到了负责监督国际学员的美国海军官员那里。告也告了,但詹姆斯·戴没有受到任何纪律处分,即便沙姆拉尼与这名“嘴臭”教官的关系闹得如此之僵,后者事后依然继续指导他学习。“绰号”冲突事件发生约一周后,沙姆拉尼被安排上模拟机进行模拟飞行训练,而指导教官恰恰就是詹姆斯·戴,沙姆拉尼当场拒绝参加培训并再次进行了投诉,随后沙姆拉尼被重新安排和另一位教官进行训练。

彭萨科拉海军航空站平时驻有超过1.6万名军人和约7400名文职人员,被誉为美国海航摇篮。截至目前,有超过850名沙特学员在美国接受各类军事培训,而沙姆拉尼是彭萨科拉海军航空站数百名国际学员之一。按照美国国防部说法,赴美受训的外籍学员全部要经过严格审查,排除吸毒、支持恐怖主义组织、腐败以及犯罪等前科,未能通过审查的候选人将无法获得赴美签证。

作为沙特空军精挑细选的年轻学员,沙姆拉尼是潜在恐怖主义支持者的可能性并不大,在美国受训期间接收到的影响很可能才是其最终走向极端的重要原因。美国两党之争和政治正确造成的阶层割裂,以及特朗普政府中东政策的一边倒使得沙姆拉尼对美国的好感度持续走低,而在彭萨科拉受到美军教官的侮辱性对待更是让他记恨在心。

美军航空单位内部向来有给“菜鸟”起绰号的传统,在海上浪惯了的海航在这方面表现的尤为明显,而且很多“菜鸟”的绰号并不好听,要么来自一场意外,要么干脆就是带有人身攻击性质的蔑称。所有美军飞官的全名中间都会有一个带有“”的绰号,这也是他们的呼号,这个在受训期间获得的绰号会陪伴他们直到退役。美军自己的传统并不代表其他国家的受训人员也会买账,特别是来自中东国家的年轻飞行员思想相对保守,他们很难区分美军人员给予他们的绰号是出于恶作剧还是纯粹的嘲讽。高高在上的美军人员很可能对其他地区的学员存在歧视性对待,而这些学员也很难快速融入美军的氛围(涉事教官很可能还不是现役军官,行为一定程度上不受军法限制),在得不到疏导和正确处理的情况下,酿成报复性的惨案也不是没有可能。

死于沙姆拉尼枪下的三名遇害者:

海军少尉(ENS,O-1)约舒亚·卡勒布·沃森(Joshua Kaleb Watson),23岁,海军航空学校司令部学员,来自亚自亚拉巴马州的加菲。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2014年7月22日至2015年6月29日在美国海军学院预备学校学习,2019年5月24日授衔,开始接受海军飞行员训练,11月15日到彭萨科拉海军航空学校报到。

海军上等兵(E-3)默哈迈德·沙学文·海瑟姆(Mohammed Sameh Haitham),19岁,海军航空学校司令部学员,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圣彼得堡。2019年7月18日入伍,9月20日抵达彭萨科拉海军航空学校司令部报到。

海军二等兵(E-2)卡梅隆·斯科特·沃尔特斯(Cameron Scott Walters),21岁,海军航空学校司令部学员,来自佐治亚州的里奇蒙山(Richmond Hill)。9月16日入伍,11月20日刚刚在海军航空学校司令部报到。

一个刚入学的军官,两个刚刚入伍的新兵。哦对了,沙姆拉尼本人也只有21岁,都是年轻的生命啊········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啮花熊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