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 军事评论 / 正文

路尘:叙利亚化武真相 无止境的罗生门

2018-04-20 11:54:33 作者: 路尘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自内战爆发算起,“信息战”的幽灵从未离开过叙利亚——在外部媒体引用抗议者采访,将叙利亚政府对几名少年的逮捕和折磨视为引爆叙全国抗议的导火索的同时,叙利亚信息部长正致力于指责正是西方的“信息战”和金钱贿赂搞乱了叙利亚。

2016年11月17日,叙利亚阿勒颇,前一天刚刚遭遇空袭的反对派控制区,一个小女孩在残垣断壁中艰难前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恐怕很少有什么地方会比叙利亚离“事实”更远。

刚刚过去的一个多星期里,叙利亚政府军又一次被指使用化学武器袭击平民,美英法随之而来的又一次空中打击,叙利亚政府则声称“大部分被拦截”。国际媒体随后质疑了拦截消息的真实性,叙利亚政府代表则在联合国力证化武袭击从未发生。俄罗斯驻联合国大使在安理会会议上再次表示,西方在进行针对叙利亚的“信息战”,照例,随之而来的又是一轮辟谣与反辟谣,再到反反辟谣,循环往复,永无休止。

几乎没有人相信美英法三国的这次“联合打击”能在叙利亚产生什么实质性结果,而当事情再一次变成关于化武袭击是真是假的争吵,事实上这一时刻已经属于俄罗斯——没有人真的知道叙利亚正在发生什么,或者更准确地说,没有人能够让自己之外的其他人确信叙利亚正在发生什么,这恰恰就是俄罗斯最想要的结果。

无止境的罗生门

自内战爆发算起,“信息战”的幽灵从未离开过叙利亚——在外部媒体引用抗议者采访,将叙利亚政府对几名少年的逮捕和折磨视为引爆叙全国抗议的导火索的同时,叙利亚信息部长正致力于指责正是西方的“信息战”和金钱贿赂搞乱了叙利亚。在当时,这种表态并未收到太多回应,那是2011年,“阿拉伯之春”方兴未艾,网络影响现实政治的新时代刚刚开始,对于全世界的大部分人来说,“信息战”还是一个从未听闻过的生僻名词,而几次在联合国否决了关于叙利亚局势的决议的俄罗斯,当时正在磕磕绊绊地尝试与美国“重启”两国关系。

尽管没有获得太多关注,但在叙利亚国内,来自多方的“信息战”仍在与现实战争同步进行。即使在事情的最简化版本当中,叙利亚内战的直接参与方也至少有四个——政府军、反对派、库尔德人以及“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由于每一方都在试图通过重塑现实叙事来争取舆论支持,而第三方(在叙利亚,或许应当称为第五方)——媒体、志愿者、非政府组织——又难以进入现场,“叙利亚正在发生什么”自一开始似乎就注定了是一场无休无止的罗生门。

谁代表了宗教极端派别,谁代表了外国利益,谁在轰炸平民,甚至谁才算是平民……任何一个问题在叙利亚都有无穷多个答案,任何一种叙述方式都会被指为带有偏见。作为广义上“阿拉伯之春”运动的一个组成部分,同样从社交媒体开始发酵的叙利亚内战大约已经可以算是这个时代最大的信息污染展览馆,联合国自战争爆发起就不断向叙利亚派驻观察员,但始终收效甚微。

就战争本身而言这并不令人意外,如果没有事态的进一步发酵,它们或许只会逐渐被人遗忘,但在叙利亚,这种各说各话的局面只不过是个开始。

怀疑一切

2015年底,一条爆炸性新闻席卷了世界的绝大部分角落:刚刚以反恐先锋姿态参与了叙利亚战争的俄罗斯公开指控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是“伊斯兰国”的同谋,或者甚至是主谋。普京本人出面公布了这一指控,俄罗斯官方媒体随后刊登了各种用于证明这一结论的材料,其中包括埃尔多安的儿子与“伊斯兰国”秘密交易石油。

但如此严重和严肃的指控并未产生任何结果:到2016年下半年俄土关系修复以后,它就被俄罗斯以及整个世界自动忽略了。

这起事件堪称过去三年来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作为的一个典型缩影,它在讨论的从来不是事实,而是立场——自2015年公开参战以来,对俄罗斯来说叙利亚已经不只是一个亟待挽救的老朋友,它变成了谈判桌上的重要砝码和展示自己的关键舞台,甚至还有可能会成为改写俄罗斯国际处境的那个起点。只是要实现这一点,俄罗斯需要的不是更精密的导弹——那与战略目标不符——而是一场面向世界的信息战。

毋庸置疑,到2015年时叙利亚内战中“代理人战争”的性质几乎已经压过了其他所有,但当涉入各方反复重申“军事手段不是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出路”的时候,这并不只是一句官样文章。事实是,无论是远程遥控的美国和俄罗斯,还是近在咫尺的以色列、土耳其和阿拉伯世界,没有任何一方外部势力打算在叙利亚投入足以改写形势的军事力量。

在这种情况下,信息战已不再是真实战争的一个副产品,而成了它的一个核心环节:舆论不能决定导弹射程,但舆论可能影响谈判。

而此时的俄罗斯正手握覆盖全球的媒体网络,还有更多无法确认具体身份的“亲俄社交网络用户”。受到俄罗斯支持的叙利亚政府喉舌很快被俄罗斯方面的“正规军”收编,而叙利亚本就空前复杂的舆论环境,让外界抵御这种有组织攻势变得难上加难。

2017年8月13日,叙利亚伊德利卜,叙利亚多地举行游行,抗议七名“白头盔”民防队员被不明身份武装人员打死。图片来源:Mohammed Karkas/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视觉中国

除了埃尔多安,俄罗斯也长期宣称美国在帮助“伊斯兰国”,为叙利亚战场实况提供了大量直接证据的非政府组织“白头盔”救护队则一次又一次地被俄罗斯媒体指为造假,关于舆论热点事件的辟谣与反辟谣循环往复,同一段录像在一边是对方非人暴行的直接证据,在另一边则证明了对手正在耍弄苦肉计。

这一切当然并非无懈可击。叙利亚政府代表在联合国安理会出示的作为证据的照片随后被证明摄于更早之前的伊拉克费卢杰,而俄罗斯国防部长宣布的俄罗斯在叙战果事实上相当于叙利亚国土总面积的2.7倍。但这些事实查证毫无意义,因为如果不能反驳所有——这一点既无法实现,也不会有人有耐心看完——那么不断的辟谣并不能增加,而只会继续削减普通人对新闻报道的信任程度。

这正是俄版“信息战”的要义所在,核心问题不是向世界证明自己的正确,而是从根本上毁掉所有人对所有人的信任。对这一点,事实上俄罗斯并不讳言——2016年,俄罗斯一位名叫鲁斯兰·奥斯塔什科的政治评论员写道:“我们并不需要西方公众爱上普京,或是支持我们在叙利亚的行动,真正的胜利是使社会中的一部分人确信,在叙利亚正在发生的事情并非都如西方系统内媒体和系统内政客们所说的那样清楚明白。”

带血的信息

与任何一次信息战一样,在叙利亚以外,这些彼此迥异的信息成了过滤立场的标准和分割群体的手段,甚至是争执与隔阂的源头。但在叙利亚境内,事情远非这么简单。

或许应当回到关于“白头盔”的争议上来。俄罗斯对于“白头盔”救护队的质疑已持续至少三年有余,但根本目的并非证明“造假”、“摆拍”,进而质疑西方对叙利亚问题的表述,而是为了借此证明对该组织开火合理合法。2015年,在质疑“白头盔”的活动中最为活跃的一个核心人物已在推特上公开声称“他们是合法攻击目标”,该推主同时也是俄罗斯递交给联合国的相关报告的第一作者,而截止到2017年,“白头盔”成员已有超过200人死于战地。

看似不痛不痒的“信息战”,早已经是用血写成。

除了“白头盔”救护队之外,叙利亚还有芥子气,桶装炸弹,沙林毒气,阿勒颇围城,东古塔围困,遭到反复轰炸的医院、学校和居民区,层出不穷的遇难儿童照片……没有任何一起事件没有争议,唯一没有争议的只有一个由联合国得出的结论:二战后最惨烈的人为灾难。

有些估计认为死于政府军攻势的叙利亚平民数字可能是“伊斯兰国”以及所有极端组织所造成的死亡人数的十倍以上,当然,这种推测本身也被质疑为信息战的其中一环。七年过去了,依然没有人确切知道叙利亚正在发生什么。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界面新闻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