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 军事历史 / 正文

揭密“3.14”海战:胜者归来受审查(下)

2018-03-15 07:34:53 作者: 陈永平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30年前的今天,中国海军为保卫祖国神圣的领土南沙群岛,又与越南海军展开了一场海上的生死较量。这是自中越西沙之战(前西贡政权)后两国海军的第二次交锋,中国海军大胜而归。

揭密“3.14”海战:胜者归来受审查(下)

原创:陈永平 老海军题记

打了胜仗的将军不应该受到冷遇,

难道我们是这样对待民族英雄的吗?

--摘自一位华侨的文章

七、48分钟的海战收到26封电报

赤瓜礁上的枪声一响,越军604号武装运输船就立即以高射机枪向我礁上人员和502号舰扫射,502号舰战士高义海头上的钢盔就被一发机枪子弹击中——此时正是上午8时47分10秒。

见越军开火,陈伟文于8时48分下令军舰立即开炮还击。此时我军军舰所有火炮早已瞄准越舰,官兵都红了眼睛,急切的等着开火的命令。

1、

▲ 3.14海战中,越海军HQ604运输船中弹起火。

531“鹰潭”舰政委徐有法回忆:我自己拿着喇叭下命令了,我刚说了一个“开”字,“火”字还没说出来,我的战士们就打响了。

随着海上指挥员陈伟文将军一声令下,502号舰100毫米前主炮射出的第一发炮弹就准确命中越军高射机枪!

此时距越军开火仅仅两分钟,神勇的海军官兵战斗反应时间比操典规定的优秀时间还要短!

2、

部署在南沙群岛越控区岛礁的越军高射炮位

而就在此时,陈伟文接到一份由上级机关发来的电报,要502编队“不准主动动武”。

没有多久,陈伟文又接到同样内容的电报。这到底怎么回事,此时此刻怎么还发这样内容的电报呢?

也许上级机关还不放心,有位领导又给陈伟文打来电话。电话里听不清所讲内容。但是陈伟文从对方讲话的语气里听得出,这位领导讲话嗓门很高,口气很冲,由于干扰声太大,听不清,这位领导说,那就算了,给你发报。陈伟文接完电话,有种预感:上级机关对编队“还击”越军存在不同看法。

3、

视察南沙群岛越控制岛礁的越南国防部长(左起第三者)黎德英大将

陈伟文心中的不高兴很快流露到了脸上。大家盯着陈伟文,问:“上面有什么指示?”

陈伟文坚定地说:“同志们,如果上级认为这仗打得对,打胜了,我给你们请功;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一人负责!”

陈伟文说完,一面向上级机关报告海战进展情况,一面继续指挥“还击”越军604号船。

此时,502号舰的炮火一发接一发落在越军604号船上,将火箭发射器、四联装高射机枪等一一摧毁,四分钟后就燃起熊熊大火,并开始下沉,敌舰长武飞楚大尉和登陆步兵指挥官陈德通少校被打死。前后不过8分钟,604号船就沉入海底。

而越军在赤瓜礁上的人员失去退路,只得缴械投降。我登礁战士随即停止还击,10时50分,赤瓜礁上的全体官兵押着俘虏撤回舰上。

赤瓜礁附近海面战斗开始以后,位于赤瓜礁西北一海里鬼喊礁海域的越军505号登陆舰也向我531号舰开火,我海上指挥所立即命令531号舰坚决反击。

4、

越军武元甲大将在越南海军舰艇上。

531号舰迅速利用速度优势抢占有利攻击阵位,随即以舰炮火力实施反击,距离30链边机动边射击,当即击中越505舰7发100毫米炮弹,前炮被摧毁,烟囱被击中,驾驶台起火,越军505号舰难以与我531号舰对抗,全舰燃起大火,浓烟滚滚,不得不挂白旗向鬼喊礁抢滩搁浅,整整燃烧5昼夜。

该舰是越南侵略柬埔寨时的“功勋”舰,越南当局想保存它留个纪念,于1989年7月16日派两艘拖船前去拖带,但由于毁伤严重,在被拖带过程中沉没于大现礁以北约10海里处。

5、

使人感到一丝别样心情的是,这艘越南的“功勋”舰原是中国在1974年3月无偿援助越南的,舰上的桌椅、仪器设备甚至茶杯都赫然有“中国人民海军南海舰队”字样。

9时15分,556号舰抵达赤瓜礁东北五海里的琼礁海域,发现越军605号船已经派出9人登上了琼礁。我556号舰接到海上指挥部向越军605号船“开火”的命令。605号船与604号船是同一型号的运输船。

有人听到陈伟文的命令,提醒说:“越军605号船还没有向我开火。”陈伟文果断地说:“605号船是属于同战区的,打!”

6、

556号舰立即向越军605号船猛烈轰击,密集准确的炮火顿时就将605号船驾驶台轰坍,在我海军猛烈打击下,605号船船体倾斜,连招架之力都没了。9时37分,556号舰停止射击,而伤势沉重的605号船苦苦挣扎到天黑,还是没有逃脱葬身大海的命运,最终沉没于琼礁东北方向海域。

整个海上战斗从8时48分502号舰开炮还击,到9时37分556号舰停止射击,历时短短48分钟。

就在这短短的48分钟时间内,陈伟文共收到26份电报。这26份电报中,就有14份是指示编队“这个不准,那个不准”的,占了电报总数的一半多。

7、

其中如:“严格执行政策,不准撞击越舰”;“阻止越军登礁,但不主动开火”;“如果越军炮火射击对我不构成直接威胁,我则不予理睬”;“不主动惹事,防止吃亏”;“不要再主动攻击,特别越军是运输船”;“其他方向敌不开火,我不开火”;“不再扩大事态,尽量避免与越军舰艇接触,以不丢失己占礁为原则”;“不要主动拔越国旗,不主动动武,如越火炮未向我开火和对我未构成直接威胁,我不得开火,切切!”

联想到上级指挥机关打来的那个令人不愉快的电话,更令陈伟文感到困惑……

陈伟文将军后来回忆到:开枪开炮的决策权在上级,但还击的权在编队指挥员,也就是我了。我在越军开第一枪后命令还击,也不算是违抗军令。

这次海战的结果很快报了上来:我502编队共击沉越南运输船2艘(604号、605号),重伤大型登陆舰1艘(505号后沉没);毙伤越军300多人,俘虏9人。而我舰完好无损,仅伤1人。

8、

当时的越南海军吨位最大的舰艇——505号运输舰,前身是美国海军509号坦克登陆舰。

同日,我外交部向越驻华使馆递交了抗议照会,照会中指出"非法侵入中国南沙群岛海域的越方武装舰只,悍然向在南沙群岛赤瓜礁海域进行正常考察和巡逻的中国船只发起武装袭击,中国船只被迫进行自卫还击。"

9、

“越南当局必须立即停止在南沙群岛海域对中国的武装挑衅。并从侵占的中国岛礁及附近海域上撤走。”

八、凯旋归来受审查

海战结束,502编队奉命返航。

返航的顺序是由上级机关安排的:556号舰和531号舰先行,502号舰和503舰则最后撤离。为什么这样安排,而不是4舰同时返航,陈伟文没有多想。

返航途中,502号和503号两舰官兵无不为胜利欢欣鼓舞。按照常规,他们设想着靠上码头的欢呼情景:醒目的标语,长长的人群,喧天的锣鼓,艳丽的鲜花……

10、

“看,码头,到了!”

陈伟文和战士们举目望去,不禁一怔:码头上没有往日欢迎凯旋归来的那种热烈场面,没有标语,没有人群,没有彩旗,没有锣鼓,更没有鲜花和鞭炮。只有冷冷清清的几个人站在码头上向502号舰观望。

陈伟文被单独请下了码头,其他人员不得离舰。后来陈伟文才得知:556号和531号两舰所以先前返航,是上级机关特意安排的。两舰返航后,上级机关人员即登舰进行调查,内容是当时赤瓜礁上的斗争情况,是谁先开的枪,编队指挥员如何下的命令,又是如何指挥的……

上级机关对两舰调查完以后,才下令502号、503号两舰返航……

陈伟文下了码头后,又被单独领上一辆汽车。汽车上路后,才有人告诉陈伟文,“请去汇报情况”。

汇报会是在码头勤务处的会议室进行的。陈伟文走进会议室,里面已整整齐齐坐着二三十个人,其中的许多人,陈伟文都认识,有海军司令部作战部长、情报部长,有南海舰队机关的同志。他们个个表情严肃,没有笑容,没有问候,只有桌上的一部录音机发出声音。

看这架势,真有点像法庭审判“犯人”的样子。此刻,陈伟文心中真是一窝火,随时可能爆炸。但是,他一看到自己敬重的舰队副司令员刘喜中,就强行控制着自己的感情。

陈伟文振作精神,克服了长期在海上执行任务所带来的疲劳以及心中的忧郁,十分流畅地做了一个半小时汇报。汇报完后,会场突然爆发出一阵掌声。

11、

502编队指挥员陈伟文(右)和502舰舰长徐长银(左)

掌声过后,陈伟文所见到的,仍然是一张张严肃的脸,没有丝毫笑容的脸。陈伟文突然领悟到:他们都是奉命来调查的,上头还没有表态,作为调查人员,他们是不便也不敢评论的。

散会后,陈伟文正准备回舰,刘副司令员突然拉着他说:“走,我们到外面去走走!”

陈伟文心里一楞,这是什么时候,还有心思散步!无奈,陈伟文只好跟着刘副司令员来到海边。他们一边散步,一边想着各自的心思。

过了好久,刘副司令员才突然拍打着陈伟文的肩膀,深情地说:“小陈(这是刘副司令员对陈伟文的呢称)呀,你这次任务完成得很好,你打得不错;如果这次不是你带队,这个仗肯定打不起来!

陈伟文急切地问:“那为什么呢?”

“这你就不用问了!”刘副司令员笑而不答。

是呀,这还用问吗,上级机关对这次海战还没有一个统一的看法,他怎么表态呢?

12、

上级机关为了统一对南沙海战的看法,进行了更加深入的调查。他们分别找官兵个别谈话,又到榆林基地检查核对海战期间的所有来往电报。陈伟文是海上指挥员,是基地司令部参谋长,机要处又是他分管的,检查人员在查阅来往电报时,竟然不同他打个招呼。

不用说是陈伟文,就是别人一看也会明白,这分明是对陈伟文的不信任,对海战的正确性仍抱有怀疑,或者还有其他什么说不出口、摆不上桌面的原因。

关于这次海战的总结报告,也一反通常“逐级上报”的做法。上级机关既没有要陈伟文写海战总结报告,也没有征求陈伟文对总结报告的意见。上级机关后来是怎样写的总结报告,他这个编队总指挥没有参加过讨论,既没看过,也没有听过。

由于上级机关没有“态度”,陈伟文一直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在基地机关,同级干部中过去常见的那种热情友好的交往不见了,现在见了陈伟文总是冷冰冰的,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在部属中,他们见了陈伟文或是视而不见,或是躲而避之,或是昂头而过,似乎同陈伟文接触会给自己带来不利。这种状况,令人想起那个“动 乱年代”的氛围。

但是,更多的官兵见了陈伟文,虽然不能像以往那样亲热,那样谈笑,但总是抓住机会向他表示自己的态度。他们当中,有悄悄地支持陈伟文的:“参谋长,这场海战打得漂亮!”有的轻轻地鼓励陈伟文:“这一仗打得好,事实终究是颠倒不了的!”有的还暗暗地送条子,要陈伟文“坚持住,我们支持你!

还有一次,晚饭后,陈伟文照例来到码头。这是他休息时常去的地方,一则是为了散散心,二则是看看士兵。他在码头上来回艘着步,头脑里又翻腾起返航后的种种遭遇。

13、

昨日赤瓜礁经过扩建已经更名为“赤瓜岛”

对南沙一仗,他不后悔,他感到没有错,他无愧于国家和人民。如果不打这一仗,赤瓜礁等岛礁就会被越南占领,74号海洋观测站就建不成。想到达一点,陈伟文感到欣慰,感到满足。

但是,种种遭遇又使他感到前途难测。想到最坏处,还作好了“坐牢”的准备。

就在这时,几个参战官兵走到陈伟文跟前。他们已经对他观察了许久,知道自己的指挥员在想什么。他们见了陈伟文,都一个个举手敬礼,并亲热地问候。有的说:“参谋长,我们又向上级机关反映了,你指挥上不但没有错,而且应该立功!”

还有的说:“要是你坐牢,我们陪着你去坐!”

听着听着,陈伟文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使劲地握着他们的手……”

九、迟来的嘉奖令

海战结束,编队返航后,国内新闻媒体无一进行报道。有的根本就没有派记者去采访;有的派出记者去采访了,但写好了的文章,马上又锁进抽屉里,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什么海战似的,“冷”得实在令人“打颤”。

原因当然是因为上级机关还没有表态,哪家媒体敢透露一字呢?

14、

2016年建设开通的美济礁机场。都有机场了,也应该由“礁”变“岛”了

与此相反的是,国外媒体在克服了无法派记者亲临采访的种种困难,干方百计通过各种手段进行了关于南沙海战的报道。他们报道速度之快,报道内容之准,报道数量之多,报道时间之长,实在令人吃惊!

报道南沙海战最早的是美国一家电台,这家电台在海战的第二天,即3月15日,就广播说:3月14日上午,中国海军与越南海军在南中国海南沙赤瓜礁海域发生了军事冲 突,战斗历时一个小时,3艘越南舰船被击沉击伤,中国海军取得了胜利。

报道还说,中国海军编队是陈伟文将军指挥的,他毕业于中国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曾参加过帕拉塞尔群岛(即我西沙群岛)等数次战斗,是一位常胜将军,现在40多岁……

美国媒体还透露说,3月15日,美国五角大楼情报系统快捷、准确地搜集了海战指挥员陈伟文的个人资料,连陈伟文如何带队出海的具体情况都搞到了。

法国媒体报道说,3月14日南沙冲突的结果表明,中国海军官兵素质较之中越西沙海战时要高得多。中国海军的舰炮射击十分准确,而且官兵在短兵相接时毫不手软,具有骁勇善战的压人之势。可以预测,如果中国海军近期出击收复被越南占领的岛屿,动作会十分迅速,战斗进行必像这次冲 突那样干得干净利落。

令人吃惊的是,还有一位华侨竟然发表文章说:“我感到悲哀的是:当海上指挥员陈伟文的名字出现在西方各大媒体的标题上,为中国人民海军,为人民共和国赢得尊敬和荣誉时,中国媒体对此却保持沉默。

打了胜仗的将军,不应该受到冷遇,难道我们是这样对待民族英雄的吗……”

15、

南沙海战结束了半个月以后,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终于下发了嘉奖令。全文如下:

各军 区、各军兵种、各总 部、国防科工委、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

三月十四日上午,越南海军三艘舰船派出人员非法登上我南沙赤瓜礁,并首先向我守礁人员开 枪。我海军部 队被 迫进行有限的自卫还击。在这次战斗中,我海军参战部队坚决执行中央军委指示,坚持自卫的原则,反应快速,作战英勇,指挥得当,一举击沉越舰船一艘、重伤二艘,打击了越南当局侵略扩张的气焰,维护了祖国的尊严和领土主 权,特予通令嘉奖。

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  邓小平

一九八八年四月一日

1988年9月1日,陈伟文被破格授予海军少将军衔。舰队党委在上报授衔命令名单时,在陈伟文的名字后面注上了一句话:“有特殊贡献。”

16、

1989年9月,陈伟文被调到海军最高学府海军指挥学院“战役指挥班”学习。

陈伟文以优异的学习成绩在海军指挥学院毕业后,既没有回去担任原职——基 地参谋长,更没有上调到上级机关任职,而是平调(副军职)到过去曾任教过的海军广州舰艇学院担任副院长兼训练部 长。

1995年7月,58岁的陈伟文将军在副军的位置上被宣布退休。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老海军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