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 国际军情 / 正文

果敢交战双方掀网络骂战 "交战"团队住同家酒店

2015-03-30 09:53:44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
近日,缅甸第七轮全国停火协议谈判破裂,地面战事扩大。自2月9日战事爆发,为创造更利于己方的舆论环境,交战双方在互联网上的论战从未停歇,各种谎言层出不穷,百姓难明真相。而“交战”团队中不少人住在同家酒店,并且彼此都知道对方是己方在网络上论战的对手。

   

雨季即将来临,和平遥遥无期。

缅甸民族联合联邦委员会28日发表声明,对和谈与地面战事扩大同时进行的局面表示遗憾,强烈呼吁立即停火。

代表缅甸政府的联邦实现和平工作委员会和代表少数民族地方武装的全国停火协调委员会17日开始举行第七轮全国停火协议谈判,22日宣布休会,今日将恢复和谈。

晨报记者深入缅甸果敢战区半月,探寻这场战争为何绵绵不绝。

以金三角为起点,一直向北延伸到缅北的茫茫丛林,这里因错综复杂的历史原因,以及多民族混杂的分布局面,几十年来始终毒品泛滥,战乱不断。这里曾诞生闻名于世的大毒枭坤沙、罗星汉,也有曾独霸一方的“果敢王”彭家声,这些传奇人物的人生经历,交织出整个金三角乃至缅北的恩怨情仇。

国民党残军93师在逃往缅甸后,曾在果敢开设军校,上文提到的三位,都曾是军校同期学员。由这些人物发展起来的军阀武装,在金三角乃至整个缅北形成犬牙交错的割据状态,坤沙为首的掸邦,彭家声为首的果敢,以及缅甸原本就有的两大民族武装势力佤邦和克钦邦,都是其中的佼佼者。在各自地盘的划分上,克钦邦控制着缅甸最北部的山区,南下接壤的便是果敢,再往南则依次是佤邦和坤沙曾经的掸邦地盘。这几大势力彼此之间有着紧密联系,都曾在不同时期与缅甸中央政府开战,这也成为困扰缅甸局势的最大难题。

几十年风云变幻,这些武装割据有的逐渐消散,有的发展壮大,有的则几番易主。但这种混乱的局面之下,困扰全世界的金三角毒品以及地下军火买卖,却从未停歇。在诸多风云人物中,彭家声可谓是独领风骚许多年,他曾经控制果敢长达20年之久。“果敢王”独霸一方的局面,在2009年8月8日成为终点。围绕着果敢首府老街的家族恩怨,也牵引着果敢局势的一举一动。

老街阵地

缅甸老街镇是缅甸掸邦果敢自治区的首府,位于缅甸东北部,毗邻中国云南省,是以果敢族为主体的自治区,拥有高度的自治权。果敢曾是金三角赫赫有名的毒品产地,常住人口约10万,流通人民币,使用中国通讯。2015年2月9日,果敢同盟军对由缅甸军政府控制的老街发动攻击,果敢老街再度陷入动荡之中。

老街巷战

阿英坐在自家杂货铺的门口,正专注的看着电视里湖南台播放的电视剧《少年四大名捕》。小黑安静的卧在她的脚边,这只“中华田园犬”原本在战火中走丢了,最近才找回家来。铺子外的街面上,小黑的一群同类已沦为野狗,一有人靠近便显得异常狂乱。阿英说,这么多天来枪炮声不断,狗都被惊得魂不守舍,更别说人了。

从2月9日开始,在同盟军攻占老街的战斗中,果敢自治区政府、缅甸政府军驻地一带,都曾展开过激烈的交火。因为缺乏重型武器,同盟军在镇上采取的多是游击战术,只有在攻占几个重要据点时,按照每批30人左右的规模分批次进攻。而大多数时候,同盟军的士兵都是乘坐着皮卡车,在接近目标后突然展开攻击,然后迅速撤离以应对缅甸政府军的猛烈还击。

阿英的杂货铺,距离果敢首府老街镇的标志性建筑“双凤塔”不远。“双凤塔”,是因彭家声的两个妻子而命名的。2月9日果敢战事爆发,彭家声的千余果敢同盟军,杀回了老街镇上,就在“双凤塔”一带,与驻守的缅甸政府军展开激战。激战数日后,留下了一具具无人认领的尸体。

这些尸体就那样横在原地,一直到腐烂发臭了,才由红十字会的人收敛焚烧。焚尸的照片被人拍下,流传到互联网上,一时间人们心目中的果敢老街,就成为了“地狱”的代名词。这些死去的人究竟是平民,还是战争中的某一方,迄今为止都没有准确的说法。同盟军指责缅甸政府军在滥杀无辜,缅甸政府军则称其中很多都是穿着便装参与战斗的同盟军人员。可怜这些逝去的生命,到死也只是沦为战争的炮灰。

最混乱的那几天,阿英一家人就没敢开过门,只能躲在屋子里看着那些尸体发臭,期待战火能远离自己。阿英说,开始打仗后,有一些瘾君子和手脚不干净的人,在镇上趁火打劫,有些被驻守的缅军发现后当场击毙。

像阿英一样在战乱后还留在老街镇的人,少之又少。3月中旬雨季未到,天气宜人,老街本该是最热闹的季节,以往南来北往的生意人和络绎不绝的赌客,时常让整个镇上的交通都濒临瘫痪。可现如今,一天下来,在镇上也见不到几个人。留下来的,大多都是在镇上开着店铺的生意人,他们担心自家的铺子在战乱中遭抢,于是才无奈留在镇上。

战火过后,老街镇满目疮痍。没有一家店铺还是完整的,被砸、被烧、被抢的人家不计其数。老街镇的影丰路是当地的红灯区,曾几何时,一到晚上就灯火通明,如今却玻璃门窗一片狼藉,桌椅板凳也丢了不少,景象异常凄凉。随处可见的弹孔,几乎成了老街建筑特有的印记。战事爆发以后,老街开始实行宵禁,晚上5点过后就不再允许人们上街。

尽管镇上的战斗只进行了最初几天,但之后的混乱却一直持续,大多数人家都选择逃难,躲避战火。彭家声的果敢同盟军似乎并没有考虑要长期占领老街,在进行了几天的激烈交火后,他们将阵地转移到老街周边山区的制高点,以应对缅甸政府军一波又一波的攻势。

责任编辑:瓶子
来源: 四月网
1 2 3 4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